人才招聘
COMPANY NEWS
陈春花:竞争才是企业治理结构获得效益的决定
发布日期 : 2020-01-14编辑 : kgrhj.com 浏览次数 :

中新经纬客户端1月14日电 题:《陈春花:中国企业迈向“世界一流”的内在要素》

作者 陈春花(北京大学国度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院长)

经济寰球化程度始终进步,在资源配置中起决议作用的市场经济系统逐渐建立,中国未然步入了工业化后期,这些改变为中国企业带来了更优的发展局势,同时也带来了更巨大的挑战。

在中国当先企业的发展进程中,企业经营举动中的研发、制作和营销三个重要组成部分都显示出良好的发展势能,然而当初需要放在世界一流企业的营垒中去看,这三个主要组成局部则需要转换为:全球生产力布局、行业尺度与技术创新引领、世界公认的品牌,再加上顶层设计的管理结构,这四个因素是构建世界一流企业内在因素。其中,如何将企业良好的制造势能转化为行业标准与技术创新引领呢?

持续的研发投入

中国领先企业在履行创新驱动发展的过程中,持续寻求不同领域的领先性。例如,华为在5G领域的重大技术打破,是国家创新驱动发展策略的主力军,而且华为具备雄厚的研发力量,优势性的研发资金以及富强实力的研发机构、研发人员和研发技术,这些都为中国企业进一步创新供应了先天条件。

十多年前,我们在研究全球破费类电子工业的竞争力时,引发过企业核心技术代价的大探讨。核心技术的失掉,需要付出多高的代价呢?家电产品对芯片和软件的依靠水平很高,当中国家电行业年销售额攻破50亿的企业只有海尔一家时,2001年松下全球研发投入已经和海尔的年销售额相当。在当时研究经费匮乏的情况下,对中国任何一家家电企业,能在芯片或软件上达到世界顶尖程度的目标,都是不太可能达成的。在研发投入如此迥异的情况下,也就可知当时的中国家电企业与这些跨国家电企业的宏大差距。

正如迈克尔?波特所言,技巧变革在可能改变竞争规则的因素中是最为明显的一种。这是由于,技术变更能够转变工业构造跟竞争上风。所以,对今天这样一个技术驱动的时期,想发展的企业,无论如何都须要在技术翻新与引领上加大投入,唯有这样才有可连续的机会。

令人高兴的是,中国领先企业已经开始领有了持续投入的研发,以及创新发展的才能,海尔的创新开发平台汇聚了40万的“解决者”,他们在研究有关1000个领域的产品创新问题。阿里巴巴3年投资1000亿的“达摩院”,提出致力于探索科技未知,并破足于基础科学、颠覆性技术和应用技术的研究。华为更是持续以每年10%以上的销售收入投入研发,近10年,华为累积研发投入到达4850亿,而在2018年更是高达14.1%,研发费用支出1015亿。中国越来越多的领先企业,占领自己的研发平台的建设,并在相应范畴占有了全球领先的优势。

聪明的企业应该做什么?

致力于通过立异增加产品附加值的企业,可以通过三种方式来进行:一是晋升研发力,增加产品的技术含量;二是工业设计,增添产品的魅力价值;三是营销组合,提高市场的实效价钱。

早期的聪慧企业是筛选第三条路,靠营销组合,取得市场收益,这条路在改革开放的早期经济发展中功能显明。随着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聪明的企业会取舍第二条路,靠工业设计失掉产品的附加值。美国权威研讨对相关投资回报率进行过统计,结果为对工业设计上每投入1美元,就能发明1500美元的利润。此外,从产业设计入手也可能帮助企业冲破现有窘境,开创市场新局面。

以苹果1990年代后期面临的困境为例,最终就是因为苹果公司从产业设计入手,推出全新Mac电脑而顺利冲破。苹果公司将PC的主机、显示器跟音箱融为一体,同时发现性地利用半透明、五种颜色的外壳作为新外观设计。产品一经推向市场,就受到了空前欢迎,并创造当时每15秒出售一台Mac电脑的市场纪录。

处于数字化时代的今天,聪明的企业需要决定第一条路,靠提升技能研发的才干,获得产品技术创造的高附加值,并成为引领行业确当先者。典型的代表是微软、苹果、IBM、三星以及华为,这些公司持续投入研发,引进高端研发与翻新人才,今天他们已经成为各自范围的全球领导者。

当前,中国正在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型,其中,不管是信息化与工业化的深度融会还是智能化的推进,其背地都聚焦于数字化的变革。数字经济作为经济新状态的大势已经呈现出来,这种新状况是以互联网技术为基本,以数字资源为中心要素,以信息技术为驱动,以融合创新为特色。伴随着数字经济发展的浪潮,技术一直地被推优势口,AR(增强事实技术)、AI(人工智能)、区块链等甚至受到满堂追捧,市场上基于技术的战役风起水涌。

毫无疑难,如果要想成为世界一流企业,就必须在第一条路上做出策略布局,一方面前瞻性地投入研发与创新,一方面持续投入打造创新人才队伍。在研发投入与创新团队建设基础上,持续创新产品,并引领变更,创造需要并带来顾客价值的持续增长。

世界公认的品牌

正如可口可乐的一位总裁所说过的一句名言:“即使可口可乐公司一夜之间化为灰烬,凭借可口可乐这块品牌,第二天我们仍能树立起一个巨大的王国。”品牌确切存在如斯宏大的魅力,人们都深深被品牌的魅力所折服。

在长期的企业研究过程中,咱们总是要问一个问题:中国是否存在世界公认的品牌企业?到了2017年,中国企业在世界500强榜单上已经超过110家,再到2018年,这张榜单中国企业达到120家,然而在寰球品牌榜单上却寥寥无多少。最近一段时代,浮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气象,很多中国企业或者企业家、名人到纽约世贸广场上,登上大屏幕,兴许在这些企业或者企业家看来,这就是打造世界品牌的过程,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品牌到底是什么?对于企业而言,品牌又是象征着什么?这个最基本的问题,却在中国企业界仍然未被搞清楚。良多人认为,品牌就是企业的标志以及由此产生的影响力。这种看法究竟对过错呢?品牌从本质上而言到底是什么?

从品牌发展的轨迹来看,它经历了三个主要阶段:品牌是标记-品牌是象征-品牌是消费者的认知。

我们当初所说的“品牌”,更多的是第二、第三阶段的概念。品牌的核心是要给消费者一个尽可能高的附加值。按照品牌发展的三个阶段去分析中国企业品牌发展之路,可以看出已经有一部分中国企业开始在第二、第三阶段发力,并获得后果。

汤姆·彼得斯曾指出,“在日益拥挤的市场上,傻瓜才会进行价格竞争。赢家会千方百计在消费者心目中创造久长的价值。”

品牌价值终极的发言权是消费者。最近10年来,华为、中国高铁、海尔、美的、蚂蚁金服、阿里巴巴、腾讯、小米等,一系列的中国品牌开端走上世界舞台,并获得消费者认可,这是一个极为令人愉快的事件。咱们更等候,中国企业持续在品牌打造上花大力气,让花费者真正感知和闭会到中国企业所创造的价值,从而让中国企业领有真正意思上的品牌价值。

治理结构更有效

我们所要探讨的公司管理结构是个狭义上的概念,其主要包括所有权关系、董事会轨制、激励制度、决议体制等所有与企业高层管控有关的制度。中国企业需要市场法则和法律标准设破治理结构,而当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如何保障决定有效性以及组织激活与效力的问题。

谈到治理结构,有关民企和国企,哪一个更有效率的话题,就会显现出来,我比拟认同英国经济学家马丁和帕克(Martin& Parker)的观点,他们通过对比研究英国企业私有化前后的经营绩效后创造,竞争水平不同的市场上,效益改进有所不同。当处于市场竞争比较充分的情况下,企业私有化后均匀效益可以得到显著提升;而当处于垄断市场情形下,企业私有化后平均效益改变并不明显。以上研究告诉我们,企业效益和市场竞争程度相干,而和产权之间不用定的联系。同时市场竞争激烈程度越大,企业效率提升的努力程度才会越高。

唯有竞争可以促进企业提高效益和改善机制,竞争才是企业治理结构获得效益的决策因素。所以,要使企业改良自身治理结构,基础能源是引入竞争,真正的问题是有不依照市场法令去管理企业。

(摘编自微信民众号“春暖花开”)

(中新经纬APP)

陈春花